您的位置:晋升国际商务 > 行业动态 >

MMM金融平台死灰复燃 百人被坑超千万

发布日期:2018-06-29 14:14 来源:深圳晚报

  打着“帮人”的旗号,以一个月可以获取30%的收益为卖点,被四部门多次发布风险提示的MMM金融互助平台,居然可以“死灰复燃”,致使更多投资人被骗,在深圳就有100多名受害者被坑,涉及金额超过千万元。
 
  一个臭名昭著的非法集资平台是如何让投资人相信他们的“神话”?月利润30%的“馅饼”是怎么做成的?

(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李其聪 文/图)
 
  阿航一路搀扶着阿彩,这是一对刚领结婚证的视力残疾夫妻。一路扶持走下来,阿航一直想为心爱的阿彩举办个婚礼。为了这个梦想,在去年8月,他们听信了朋友,参与了一个“来钱快”的投资。但如今,他们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负债累累,婚礼却始终还未举办。
 
  然而,这不仅是这对小夫妻的故事,而是一群人的故事。
 
  近日,多位深圳市民向深圳晚报反映称,他们都参与了一个MMM金融互助平台(以下简称“MMM”),一个号称是全球的互助基金平台,每月能获高达30%的收益。可自该平台“重启”以来,他们共上千万元的资金就被冻结了。
 
  月“收益”30%
 
  阿航患有先天性白内障,阿彩患有视网膜色素变性。这两个在身体上同样有缺陷的老乡,在朋友介绍下走到了一起。2005年,他们从辽宁老家来到深圳,以给人按摩打工为生。“我们主要是拿提成,按(摩)得多,挣得多。多的时候,两人一个月共拿5000元,少的时候就一两千。”阿彩说。
 
  她回忆起当时参加MMM的往事。“他(阿航)一直想给我办个婚礼,但我们没钱。去年8月份,一个关系不错的姐姐给我们介绍了这个平台,说有30%的月收益。”踏实的小夫妻原本并不相信有这种好事,但看着在7月份进场的“姐姐”,已经顺利收款打款3轮了,也拿到了相应的利息,他们想法动摇了。
 
  能帮助人,又能赚钱。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神奇的平台?
 
  马夫罗——MMM系统的常规单元,一切操作围绕着它展开。进行“提供帮助”,即买入马夫罗;进行“得到帮助”,即卖出马夫罗。如果参与者已提供了协助为1000元,他将收到1000马夫罗元,而每个月马夫罗将增加30%,但在两周内是冻结的。在提供帮助申请已被确认两周后,参与者即可请求得到帮助,一旦匹配成功,即可卖出马夫罗,另一位提供帮助的参与者就会向原参与者打款。
  “领导人”牵线
 
  单纯的阿彩至今还在念叨,“姐姐”是不会骗自己的。她还曾认为,这种金融互助,互相帮助的理念特别好。而与她一样,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因熟人介绍而进入MMM平台。
 
  据阿航介绍,平台里有个说法叫“领导人”。只要邀请一位参与者,便可以通过推荐链接或MMM邀请码(代码字),得到每位新推荐人的奖金,且在该MMM系统中有机会成为别人的“领导人”,进入其对应参与者的用户中心,并执行特定的功能。据了解,一个存款获得推荐奖金和领导人经理奖金加在一起,对所有参与者高奖金为15%。
 
  而“姐姐”正是小彩的上线——“领导人”。另外一位参与者米女士,同样是被作为“领导人”的朋友推荐进入MMM。“我们没办法联系其他人,每个都只有自己领导人的联系方式。都是熟人朋友,一个推荐一个进行牵线,怎么会想到是假的呢?”米女士还坦言,为了拿到领导人的奖金,自己还特地开了两个账户,“为了其中一个账户可以做另外一个账户的‘领导人’,多赚点奖金嘛。很多人都这样。”
 
  “为了获得更多奖金,一个拉拢一个,其实它这种形式在本质上就是传销。”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参与者指出。她几度无奈摇头,称太晚认清事实。
 
  “盛宴”后归零
 
  据阿彩介绍,他们在去年8月底先投入9000元,提供帮助,购买马夫罗。在两周后,也如愿地拿到了15%的利息。能提供帮助,还能拿到利息,面对这种好事,他们忍不住继续参与。
 
  3个月过去了,一切都顺顺利利。直到12月1日,参与者们的交流群上开始不平静了。“联系不上匹配人了”、“匹配了却没有打款”、“明明没有打款,却有打了款的假凭证”……群上出现各种经历说法。阿航同样遭遇了匹配后没打款的情况,但随后在网站上向MMM平台的审计部门反映后,平台又出现一个诚信的匹配人,并及时打款。于是阿航便继续相信了。
 
  2015年12月3日,这对于所有平台参与者来说,是一场狂欢的“盛宴”。平台的后台新闻发布一则关于50%节假日奖励的公告。公告称,新年的气氛感染着每个人,自公告发出之日起生效至12月23日,将推行50%的奖励计划,即贡献100元将可得到150马夫罗。但如若在12月31日前提现,假日的奖励将会被取消。
 
  此等丰厚回报,让许多参与者眼睛发亮了。阿彩的“姐姐”提醒,千万不要错过,很多人贷款了几十万都投进去了。阿航和阿彩并没有什么积蓄,于是向各路亲戚朋友们借来了8万,又用信用卡套现了3万。为了这次年终奖,他们生平第一次凑了那么多钱,纷纷投入了平台里。
 
  正当欢喜着等回报时,一个词首次在平台里出现了——“重启”。12月25日,平台发布公告称,由于过快扩张和服务器超载,和出现大量不诚实的参与者等,且所有用来稳定局面的措施都失败了,恐慌对于任何金融结构都是灾难性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只能宣布重启,重新开始。
 
  “所以,你们所有的请求都被取消了,冻结旧马夫罗,新马夫罗投入使用。新的马夫罗交易照常进行。至于旧马夫罗,随着系统的发展,我们将逐步把它们买回来。在其他国家的经验表明,不需要超过半年时间去还清旧马夫罗的债务。”公告如是说明。
 
  与此同时,参与者们发现账户里的资金被冻结了,无法进行操作。“重启”这字眼绷紧了他们的神经,恐慌情绪开始蔓延。
 
  循环的“坑”
 
  投入的钱被冻结了,变成一串数字,马夫罗无端端变成了“旧马夫罗”。据阿航介绍,该平台表示会慢慢偿还购买旧马夫罗,但时间取决于重启后新购买马夫罗的排单。如果参与者继续进行排单,那么其旧马夫罗将会根据提供帮助总额的10%释放。
 
  “重启后原来的马夫罗都冻结了,大家都觉得没道理。但为了释放原来的马夫罗,很多人只好继续投钱。”阿航说。而平台在去年12月25日重启后,重新购买马夫罗又确实能释放10%的旧马夫罗,于是,很多参与者又选择了继续相信。
 
  但风暴再一次来临。2016年4月8日,该平台再一次宣布重启。这意味着,许多参与者第一次重启后冻结的马夫罗还未完全释放,新购买的马夫罗又成了旧马夫罗。这一次,大多参与者都惊醒过来,再也不相信了。
 
  “这就是一个循环的坑,越陷越深。”米女士说,重启后释放旧马夫罗就必须先排单,要继续投入才能拿回自己原本的钱,这就是不断刺激,连环地套。“而且每次重启前都会搞点花样,比如推出节日奖什么的。吸引了更多的人投入更多的资金进去。满满的都是套路呀。现在每次推出什么好消息,我就知道又要套钱,又要重启了。”米女士苦笑道。
 
  与第一次重启后不一样的是,多位参与者告诉记者,自4月8日第二次重启后,就算重新排单,也再没释放旧马夫罗了。而在这之后,阿航夫妇和米女士再也没有投入1分钱进去了。可是原本已冻结的巨大金额早已打破他们生活的平静。阿彩告诉记者,现在两人已经是负债累累,被套了的20万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“我们两现在白天给人按摩,晚上继续兼职按摩。压力太大了,腿都水肿了,但不敢让家里知道。”
 
  记者见到50岁的米女士时,她脸部发红,眼睛充斥着红血丝。她激动地表示,自己长期失眠,患有多项身体和精神上的疾病,身体早透支了,打算拿着大半辈子的积蓄养老,但如今钱都没了。“我在年轻时就离婚了,好不容易养大两个孩子,但他们在外打工也只能养活自己。被套了整整67万元在里面呀,我真是要崩溃了。”
 
  自第二次重启后,该平台的多位参与者已向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。6月24日,该平台第三次重启。但至今,平台仍未关闭,更多人继续走进“坑”里。
 
  据参与者代表吴女士介绍,目前所能统计到的深圳地区在该平台上的受害参与者有118人,冻结金额共计11701091元。“真是害人不浅呀,这些也只是所能统计到的部分数目而已。”吴女士补充说。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 
  起底MMM
 
  或为披着金融互助外衣传销公司
 
  一声任性的“重启”,大量资金就被冻结了。如此猖狂的平台,究竟是否涉嫌违法,其背后的操纵者又是谁?
 
  深晚记者了解到,国家4部委早前已针对国内多地出现的以“金融互助”为名,承诺高额收益,引诱公众投入资金的行为进行了警告,银监会并将其定性具非法集资、传销交织的特征。律师亦明确指出MMM金融互助平台(以下简称“MMM”)的经营模式涉嫌传销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;学者分析猜测,平台背后的操纵者或为披着金融互助外衣的传销公司。
 
  背后操纵者是谁?
 
  “这是普通人的社区,互相之间无私帮助,是一个全球的互助基金……”记者在受访者们参与的MMM平台上的注册页面看到这段话。
 
  如此神秘,这真是全国性基金平台?据了解,其实MMM并非“中国创造”,它来源于俄罗斯。但其早已被定义为“俄罗斯史上大的金融诈骗案”。
 
  1994年,马夫罗季兄弟三人在俄罗斯创立MMM股份公司,他们在俄罗斯几乎所有知名媒体投放广告,以高额回报为诱饵,吸引投资者。1997年“金字塔”崩溃,宣告破产,投资者血本无归。2007年,马夫罗季被捕,被判处4年6个月有期徒刑。
 
  “每次改变规则,系统给出的回答是,没有规则就是好的规则。多少被骗的人希望它能关网,可没有人能制止这么一个猖狂的平台。”参与者谢先生说。他觉得MMM太神秘了,很可能是国外势力操纵的,“我们联系不上任何人,也没有公司电话和地址。而且我们开QT会议时,有一个自称是专门对接中国区的俄罗斯代表尼克。”
 
  记者试图在MMM网站上得到关于主体公司的信息,但始终无法获取任何线索,一切变得扑朔迷离。难道,马夫罗季刑满释放,在中国重操旧业了?
 
  对此,北大汇丰商学院副教授欧阳良宜分析,背后的主体公司应该是原来搞传销的。“其实技巧很简单的,只是引进马夫罗概念,披上了一个金融互助的外衣而已,但在实质和形式上都是传统的传销。”
 
  4部委联合预警
 
  记者调查发现,早在2015年11月11日,银监会国家处置非法集资部针对国内多地出现的“金融互助”为名,承诺高额收益,引诱公众投入资金的行为进行了警告。并在官网发布以“金融互助”名义投资获取高额收益风险预警提示,该提示由银监会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人民银行、工商总局联署。
 
  今年1月18日,4部委再一次联合预警,发布通知提示称,此类平台扰乱金融市场秩序,损害社会公众利益,具有极大风险隐患。银监会介绍,MMM及类似主体未经工商部门注册登记,不具备合法资质,系非法机构;其推广网站未经核准备案或由境外直接接入,且网址频繁更换,风险巨大;且资金有流向境外的可能,投入资金人员利益难以得到保障。同时,在公开宣传时承诺畸高利息,引诱群众投入资金;并鼓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,具有非法集资、传销交织的特征。
 
 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也明确指出,MMM金融互助平台的运作模式本质上就是庞氏骗局。他向记者详细地分析了MMM的玩法,“用后面加入的投资者的资金支付前面投资者的投资回报,短时期内制造有高收益的假象,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跟着投钱。”潘翔认为,平台相当于一个蓄水池,只要投入的资金多过提取的资金,暂时不会出现问题。但一旦没人投钱或者投入的资金少于提取的资金的,平台的资金链就会断裂和崩盘,后面加入的投资者投入的资金将血本无归。
 
  “其实很多投资者也清楚这个规律,但抱着侥幸的心理,赌自己不会成为后的接盘侠,期望自己早一点提钱出局。如果平台制定有发展下线可以从下线投入的资金中获取奖金规则的,投资人也乐于积极发展下线获利。平台则通过投资者放在平台的资金利息获利。”潘翔分析说。
 
  MMM为何死灰复燃?
 
  频频预警,为何仍骗局不断,在中国正常运转呢?
 
  记者调查发现,这与其操作模式的隐秘性相关。“没有电话,没有地址,就是一个网站,网站一直宣称,中国政府都干涉不了,它的服务器在外国。”MMM参与者谢先生介绍。另一位早已“醒悟”的参与者小黄补充,在大陆没有注册实体,也没有固定办公场所,服务器也放置在海外,公安调查有难度,这种暗箱运作模式使得MMM更加狂妄为之。
 
  律师潘翔也认为MMM的操作模式给政府部门带来了困难。“这种经营操作模式发源于俄罗斯,平台的服务器放在境外,大多未在中国境内办理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,平台经营者的主体身份信息不明确,俗称‘影子公司’,这增加了调查难度。”
 
  “其实主要是价值观的问题。”欧阳良宜给出了不同的看法。他认为这与参与者的贪念有很大关系。“我们做实体经济的有谁能做到每个月30%的收益,哪怕做金融投资厉害的巴菲特年化收益才20%。所以如此不符合常识的东西一般都是诈骗。定性诈骗的伎俩是非常弱智的,却总是有人上当受骗。说白了,就是贪念太重。”
 
  专家建言
 
  监管部门应与时俱进 及时规制金融平台
 
  MMM骗局遍及各地,可至今,受访参与者们向本报反映的MMM平台却至今未关闭,还有人不断地走进“坑”里面。
 
  潘翔认为MMM的经营模式涉嫌传销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已经严重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。“在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阶段,此类违法经营者利用投资者想赚快钱一夜暴富的心态,以互联网金融创新为幌子,制造五花八门的线上金融投资产品,吸引老百姓投钱,但无论如何,金融创新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线和红线。”他表示,金融监管部门应当与时俱进,及时出台规制线上金融服务的法规和规章,维护互联网金融安全。
 
  与此同时,作为重要的另一方,即广大的平台参与者而言,也应知道天下不会掉馅饼。欧阳良宜认为不能把全部责任推到监管机构上,“因为汇款是个人账户在汇,自主转钱,所以银行也没有责任和能力去监管这种诈骗,这应该是社会法律机构的问题,而且还是民事责任。”
 
  他特别提醒,一定不要被利益蒙蔽双眼,要提升自己的素质和辨别能力,正确对待。
 
晋昇服务
精英团队
深圳市晋升商务顾问有限公司
中国深圳 :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02号地王大厦6208-6213 TEL : 0755-8367 7702 FAX:755-8367 7703
上海分部 :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 TEL : 021-62772263 FAX:021-6277 8011
北京分部 :北京市朝阳区西大望路 TEL : 010-8599 7736 FAX:010-8599 7011
武汉分部 :武汉市汉口解放大道 TEL:027-85556952 FAX:027-85255578
香港分部 :香港中环德辅道中249-253 TEL : 852--2139 3077 FAX:852--2139 321
深圳市晋昇商务顾问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72984号